小编采访

jojo,看,星际传奇3-阅来阅好-您的读书好伙伴

摘要
【恺英网络惊变:实控人从失联到被刑拘 祸起内情买卖与商场操作】5月6日晚间,恺英网络布告称,接到公司实控人王悦家族的《奉告函》,其家族称近来收到上海市公安局的《拘留通知书》,王悦因涉嫌操作证券商场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。

  失联一个多月后,恺英网络实控人王悦因“涉嫌操作证券商场罪”被刑拘。

  5月6日晚间,恺英网络布告称,接到公司实控人王悦家族的《奉告函》,其家族称近来收到上海市公安局的《拘留通知书》,王悦因涉嫌操作证券商场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。

  在此之前,恺英网络从2019年3月28日起经过邮件、电话等方法企图与王悦取得联系,可是均未果,然后宣告实控人的“失联”。

  “失联”前半年退出管理层

  不过,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发现,在“失联”前的多半年内,王悦逐渐退出了恺英网络的管理层。

  2018年7月28日,王悦因个人原因辞去恺英网络的总经理职务。

  2019年3月18日,虽然王悦依然中选恺英网络第四届董事会成员,可是这次董事会上,恺英网络的收买标的——浙江盛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(简称“浙江盛和”)CEO金锋替代王悦,中选新任董事长。

  2019年3月25日,恺英网络收到了王悦的辞去职务请求,辞去职务后,王悦将不再担任恺英网络的任何职务。

  到现在,王悦持有恺英网络4.61亿股,占比21.44%,可是这些股份被悉数质押以及司法冻住。

  在5月6日晚间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中,恺英网络称,现在未能获悉公司控制权改变的危险,王悦被拘留事情未对公司正常运营产生影响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4月24日,恺英网络另一位高管——副总经理冯显超也因涉嫌个人经济犯罪承受公安机关查询。

  恺英网络称,查询期间,冯显超原担任的作业由总经理陈永聪担任。

  两次收买的“伏笔”?

  据经济观察报本年4月1日的报导,有音讯人士称,王悦被上海公安机关查询,案由是2016年至2017年期间,恺英网络在对浙江盛和以及对浙江九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(简称“浙江九翎”)的收买期间,涉嫌内情买卖、操作股价。

  现在,这一音讯没有得到上市公司回应。

  回溯布告可知,2016年6月28日,恺英网络经过全资子公司上海恺英以2亿元收买浙江盛和原股东金丹良、陈忠良持有的20%股权。

  到了2017年7月,恺英网络以16亿元现金购买浙江盛和51%股权,然后累计持有浙江盛和71%股权。

  需求重视的是,这次收买暗含“绑定”的伏笔。

  恺英网络要求浙江盛和在2017年12月31日之前将现金支付的16亿元中的7.5亿元用来购买上市公司的非限售流通股,自实践购买日起确定三年,次年开端逐年解禁(36%、32%、32%)。

  从股价体现来看,2017年12月,恺英网络股价从一年前(2017年1月)的10元/股左右达到了18元/股左右的高位。

  不过,从2017年12月今后,恺英网络的股价一路跌落,现在仅为3.41元/股。

  此外,2018年5月,恺英网络以10.64亿元现金收买浙江九翎70%股权一事中,也呈现了相似的“绑定”条件。

  浙江九翎许诺,在股权转让完结的12个月内,将投入不低于5亿元购买恺英网络的股票。

(文章来历:21世纪经济报导)

(责任编辑:DF155)

推荐新闻